对于生活这方面,我们都是过来人,身边的万事万物都是无数选择所得的结果。

当一个选项没有其它可行方法时,就成了必选项,它可以是客观因素造成的,也可以是人为导致的。

举个例子,一个人在公共场合密闭空间内放了个屁,人们想不闻到气味却不能选择不呼吸,但客观上屁已经放出来了,现在选项就锁死在了呼吸上。

而电梯间的广告,However,有些“高科技”电梯在你进入电梯就360°无死角地开始放广告,以前只是简单的挂在墙上,你可以选择看或不看,而现在要声音有声音,要画面有画面,甚至电梯门都能用投影来投送广告,眼睛耳朵无处安放,你只能选择接受这些信息。

可悲的是,它们是人为的,这些现象甚至能说是文化强奸,因为它们不再可选。


人为因素使可选不再可选。

再举个例子吧,亲身经历,学校拍毕业照。

当时的初次宣称是一百多块钱,一个人,全年级合影+班级合影,一本相册,可选。

最恶心的地方是不给钱不能拍照

一听到这玩意我直接就回绝了,不是出不起这一百多块钱,而是对这种行为的愤怒,当时我这样想:全年级照片,我不在乎,班级合影,一大把,甚至可以说我最不缺的就算同学们的照片了,所以何必为那可选项付出一百多块钱呢?

甚至还有其它选项:

整个年级有七百多人,假设每个人都拍,那么营收就算70万,我们班级,差不多40人,每个人100,加起来4000元,据我所知这钱都能请一位摄影师专程为我们拍一天了,甚至还有更多可客制化的地方,比如自由选择排版布局,无障碍地与乙方直接沟通。。。这是吃集体大锅饭想都不敢想的操作,最重要的是能拿电子版,省下一笔印刷费,毕竟人们对于物理介质的相册有各自的看法,有些人确确实实认为它承载着岁月的记忆,而另一些人就觉得这不过是在家里占地方的几张破纸,要论观赏多样性还真不如电子版,更何况之后可以再编制成实体相册。

所以为什么不呢?最可能的原因:怕学校和老师不好办。

你想想,突然一整个班的人都不去拍了,突然要自己拍,这跟国家里头搞革命有啥区别?


到后面,甚至我成了全年级唯一一个选择不去拍的(毕竟不给钱不能拍,估计校方都非常自信地认为每个人都会给钱)

所以现在道德问题来了,我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去拍,然后导致整个班缺了我一个。

此时,身上居然肩负着维持班级乃至年级完整性的责任,你说这一百块的可选项还可不可选嘛。


经过交涉,学校最后让我拍照,但没有相册——最当初就该有的选项。

好一个一转攻势,我本来应该有选择不交钱的权利,现在就整得像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开特权的感觉。


最后,我想表达的点是什么?

如果可选,则让它可选,而不是可选中的不可不选

当一个选项在背负着道德因素,不可抗力因素和其它时,它的结果或许就已经被注定了。

SCIE在追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