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简单精通难”这个一般论同样适用于语言,作为一个极大又极小的概念,语言最初作用是为了交流,随着内容的细化,如何巧妙地掌控语言成为了一件大难事。

思想很具象,语言很抽象,把具体的想法转换为抽象的文字和其它表达途径,是人从小就习得的技能。

语言与思维方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个母语完全不同的人思维模式也会不同,《降临》这部电影便将这种道理讲到了极致,从最基本的顺序区别到更为复杂的“形”和“意”,语言始终是人类物理差异外的另一区分点。

“如何像一个文化人一样说话”这个问题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答案,想得多说的却少,成了许多人的苦衷。

虚与实相辅相成,化在生活中便是“思想”与“技术”的结合。

古往今来有数不清的前人为我们打磨了现有的语言,使得它们在表意方面能够更加优雅和易于理解,成语、谚语便是如此。所以,作为实打实的技术,需要人为地学习锻炼才能在表达想法时对语言运用自如,不至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正确的言语来表达想法。

除此之外,还有虚于实体的思想,要提升一个人的思考深度或者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模式是一个极其漫长且不确定的过程,无数个变量使它不再是精确的指标或者数字,一个结果之下可以有无数条抵达它的道路,正如同前人的脚印不可能与第二个人的脚印完全重合,理想值并不能拿来代表现实。

从“如何想”到“如何说”,其中任何短板都会限制最终的结果,犹如木桶效应一样明显。

尾巴

我每次写文章都想在文采上能比前一篇有所进步,不过把想法丝毫不差地用文字展现出来确确实实绝非易事。

在能力层面上被锁住喉咙真是令人难受,初中时阅览过对面班级辞藻华丽行文流畅的文章,就知道了我与他们技术上的差距有多么的大。

不要停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