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学不久,我的舍友天天拉着我讨论如何针对他的“Gonna-be girlfriend”进行下一步对策。那位女生在网抑云坐拥五十多万粉丝,AKA球,作为一名vocal或许在某些方面与舍友的音乐人属性还算合得来,舍友追求她的意图在当时显得尤为明显,她却有时对舍友发的消息很少搭理,线下从来都是与好友结伴而行也不好上前搭话。瓜愈发变得香甜,那时我笑他too young,他笑我too naïve。

又过了几天,事情看起来更“promising”了一些。诚然,在舍友的角度看他那时特像是着迷于初恋无法自拔的年轻男子,挑兮达兮急切地盼望着进一步的发展。

那时我天天劝他冷静点,先把自己做好再想着成为SCIE把妹王。

一天,舍友突然坦白这一切都是他的伪装,所谓的追求仅仅是对她的一些测试,此时网上已有不少人透露了那位女生的黑点,秉承“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喷的人少有证据提出,据此我建议他别那么“skeptical”,要知道人是人不是超人,能孤身一人做出那么多事的话可以说是人才了。

过了一个周末,瓜就此告一段落。

过了几天,或许是出于机缘巧合,又或许是最简单的没其他人选,我和初中同班且同是国际高中的一位女生聊的很“投机”。

至此,可以说是本人正式体会舍友心理的开始。

中考后第一次见面是在电影院,那时暑假还剩几天,想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就邀请了她,那时可是做了万全思想准备,就算拒绝也不觉得奇怪,然而她接受了😂结果与异性相处会掉智商这件事算是被证实,因为我跑错了影院(

非走读生有自习课,有几个晚上就趁着这个空当互相打语音,每次听到她的声音就是这悲哀生活的安慰。

她说我唱歌好听,初一听到自己在班里唱《Drag Me Down》就想找机会让我再唱一遍,那天晚上在阳台帮她把梦圆了,甚至还想学吉他。

一天舍友跟我说,”你们没有共同爱好,不在同一所学校,申请方向还不一样,可能真的只是两个孤独的人在相互倾诉痛苦罢了。”

事实的确如此,每每理性地思考这个问题时,都没法想出答案,感性使我走一步是一步地继续这段关系,或许她知道我喜欢她了,又或许没有,或许她只是把我当朋友看待,亦或者是她在强颜欢笑也说不定。

有一天印象非常深,那天一大早要起来去拍片子,下午上完课继续去拍外景,拍完去看电影,看完回去拍晚上的景。

看完电影后我和她去吃了火锅(由于经验不足导致点的菜完全没法被两人吃完),吃到了次日凌晨(先前有好友因为女朋友的事聚会老是爽约或者迟到,那时觉得这事很不可理喻,准时就那么难吗?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年轻,这的确挺难。。。)

自以为多看看知乎文章就能让自己聊天水平上升一个等级,事实却是这可能只是安慰剂罢了。今天和一群女生吃火锅,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谈啥。。。

虽然已有起色,但现如今生活依旧不尽如人意,落差巨大的新学校、依旧的学习压力,和女朋友。

一天晚上睡不着跟人聊天谈到了我关于她的想法,那位仁兄的问题直截了当,“你愿意跟她过一辈子吗?” 答案很明显,但我不愿承认。或许这段令人多愁善感的时光只是在平凡生活中寻找“stimulation”的一次尝试吧,有了依靠,生活便有了方向。

花开花落,再灿烂的星光也会消失


20/10/1更新:淦淦淦淦淦 居然又双叒叕买错电影票了,下午一觉醒来电影已经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