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书万里凭谁寄?过尽飞鸿矣。柔肠已断泪难收,总为相思不上最高楼。

往事已模糊,转悔今朝兮薄不如无。  

 

我想找一个能救我的人,双方短暂的喜欢建立在利益之上;如今该还的都还了,那些时光就当作一段朋友间的欢乐故事吧。到头来,怀念的或许只是那往日不再。  

 

Wake up, I’ve got jobs to do.